心之國的愛麗斯的網絡廣播劇第一彈!
出場的有心之家暴組,帽子屋的女王和忠犬與他們的兒子們! (←這啥?)
今天也是腐萌的一天!

注意~
1. 没有CD請下載…
blog: 下載
115: 下載
2. 感想是腐向,不能接受請回避…
3. 因為長度爆長,所以沒有翻譯聲優的訪問,我明白陣容是強大,對不起…
4. 為了方便所以人物全是英文,看慣中文的親們對不起…
人名: Alice‧Liddell 愛麗斯‧利迪
Blood‧Dupre 布拉德‧杜普雷
Elliot‧March 艾利歐特‧馬奇
Tweedle‧Dee 迪
Tweedle‧Dum 達姆
Peter‧White 彼得‧懷特
Ace 艾斯




Disk1ドラマ「pleasant excursion」
開始至2:30分是注意點,可以不理會,請飛往2:30開始吧。

Blood: 誒…咳咳…在開始以下的Drama部份前,要幾個重點要注意。
Elliot: 要好好聽Blood的說話啊! 小鬼們。
Dee: 肚子餓了,兄弟。我們拿休假吧。
Dum: 是呢,兄弟。如果忍着肚子餓去工作,只會降低保安效率。
Dee: 這是時間外勞動呢…
Dum: 唔…當然是有特別的處理…
Elliot: 都說了要好好聽!
Dee: 痛…痛痛…
Dum: 痛痛痛…痛痛
Dee: 好痛啊! 笨蛋兔子!
Dum: 如果矮了的話甚樣辨! 橙黄兔子!
Elliot: 哼! 再沒有更矮的地步啊! 不要再叫人作兔子了!
Dee: 兔子是兔子嘛,說兔子是當然吧!
Dum: 是啊兔子! 橙黄頭的兔子!
Dee: yee!yee!
Dun: yee~yee~
Elliot: 你們—! 幹掉—
Blood: 咳咳…
Elliot: 啊…對不起…Blood…
Blood: 你發覺得到我很高興啊,Elliot。我差點兒想你是不是永遠也不會發覺我的話只是到了中途而且。
Elliot: 對不起啊…Blood…我有好好的在聽啊!
Dee: 畢竟有很大的耳朵呢~
Dum: 很長的耳朵呢~
Dee+Dum: 呢~
Elliot: 幹掉—
Blood: 咳咳…
Elliot: 在聽啊…我有好好的在聽…
Blood: 啊…這是以下開始的Drama部份的注意點。這與遊戲「心之國的愛麗斯」的本篇好像是有關連但也沒有。本篇的角色會照樣出場,但也會有遊戲中沒有的組合的交流,巨體來說就是從來没有,往後也不會關係好也不想關係好的人也會坐在一起聊天。「雖然在遊戲中没有,但其實是很好明友」之類的請不要誤會。希望你用是另一個故事的心態來聽這Drama。明白了嗎?
Elliot: 啊! 明白了,Blood。
Dee: 了解Boss~ 說來,肚子餓呢…
Dum: 唔唔~明白了Boss。吶吶~請我們吃甚麽吧!


2:30—
Ace: 今天也是好天氣呢~ 是快晴喲!快晴! 我們行運吧,Peter桑!
Peter: 我認為不是快晴才奇怪,你真是不思考就說話呢~
Ace: 反正天氣這麼好,出去旅行吧!
Peter: 你的話就算天氣不好也會出去旅行吧…甚樣說,你是在領地內也能「旅行」的人呢…看着你那無時無刻也看上很快樂的面,我很寂寞啊。
Ace: 誒…是嗎! 很寂寞! 那麼,我們一起去旅行吧!
Peter: 吓…
Ace: 你看! 因為我是騎士,所以不能把Peter桑放置不管吧~ 畢竟Peter桑也是小動物嘛~ 需然看不出。你寂寞的話,我可以帶你去呀! 來! 一起起程吧!
Peter: 你…哈…真是不思考還不聽人的話啊…
Ace: 唔? 啊…不用在意啊~ 我是在好意地邀請你的,不用跟我客氣! 即使是與兔子的奇妙旅程,只是想着是帶小動物去散步的話,也是很普通的事~ 這也是修行呀!
Peter: 你只用耳朵的話,好像不太聽到我的說話。所以我幫你在頭上開一個洞 吧…甚麽,原本也是空的腦袋來嘛,就算開了一個洞也不痛不癢吧~ 可能會因為 很通風而覺得很舒暢呢~
Ace: 哈…Peter桑真會說有趣的話啊! 如果頭上開了一個洞的話,可能真的會很 通風,但是會死吧~ 哈…哈哈~
Peter: Ace君也會說有趣的話呢~ 我是說想你死啊~ 唔哈哈…
Ace: 是嗎! 啊哈哈…哈哈哈…
Peter: 哈哈…是啊~ 啊哈哈…
Ace: 你做甚麽啊! 真危險…唔哼~ Peter桑真是,肌膚之親太過親密了,令人頭痛了~
Peter: 唔哈哈哈… 唔… 哈… 一點也不危險啊! 唔哼~ 危險的是你的頭。請不要避開~ 唔哼… 我會幫你射穿空的腦袋~ 唔哈哈哈…
Ace: 哈哈… 你現在是想人理會你的年紀?… 煩惱啊… 哦… 今天是好天氣喲,不是這種心情呀… 哦… 有怕寂寞的兔子作同伴真辛苦~
Peter: 啊哈哈… 真是巧合~ 我也在痛苦地面對着腦袋是空的同伴~ 真想他去死呢~ 哈哈… 唔哈哈…
Ace: 需然跟兔子聊天也可以,但是現在不是這種心情呀… 我的心是想生活得有意義啊… 啊…Peter桑也是這樣吧?
Peter: 唔哼~ 把一個笨蛋從這個世界送葬也是一件有意義的生活方式啊~ 唔哼… 嘛,需然這個世界充滿了笨蛋,但只是存在着愚者吧,除了我心愛的Alice ~
Ace: 啊! 是! 是啊! Alice! 是Alice啊!
Peter: 啊! 你說甚麼! 請不要那麼容易地叫Alice的名字!
Ace: 是Alice啊! Alice!
Peter: 唔! 都說了不要那麼容易地叫她!
Ace: 去見Alice吧! Peter桑!
Peter: 唔?
Ace: 啊! 不過你不太喜歡跟我去旅行吧… 我知道Alice最近常去的地方…
Peter: Alice常去的地方…
Ace: 真遺憾~ 我一個人去呢~

Ace: 啊~ 今天真是十分晴朗的好日子呢~ 啊哈哈…哈哈哈…
Peter: 真的,你的腦袋真是壞的呢~ 啊哈哈…
Elliot: 來做甚麽啊! 你們! 這裡是Blood的領地喲!
Dee: 是啊!是啊! 你來做甚麽啊迷路騎士! 不是又迷路了吧?
Dum: 不…不用問也知道啊,兄弟。他太過單方向了,每次每次都會在同一個地方迷路,這不能救了。
Dee: 最初開始就是啊,兄弟。本來就是不能救的地步,做甚麽也救不到。
Dum: 反正救不到他,不如送他上路,這才叫親切吧,兄弟。
Dee: 是喲! 不只是每次教他路才叫親切呢,兄弟。
Ace: 啊哈哈… 在這裏的總是亂暴的人,令人頭痛了~ 你們真的喜歡段練呢~ 是那麼想人們陪你們… 雖然不是這種心情,但因為我是騎士,被挑戰比賽也不可以拒絕,直令人頭痛呢~
Dee: 你很吵啊!
Dum: 去死啊!
Ace: 唔…不行喲…我是不會死的… 因為你看,如果我死了的話,Peter桑會寂寞得哭吧?
Peter: 吓? 你在說甚麽笑… 不用說寂寞,還會耳根清靜呢。啊,是吧,可能會哭,是開心得感動的哭。
Ace: 嗚啊! 你在做甚麽啊Peter桑! Peter桑是我方的吧? 是同僚又是同伴吧! 不是應該幫助我? 為甚麼要向我攻擊!
Peter: 啊哈…本來打算幫你但是手滑了~ 不知為甚麼不是看血腥雙胞胎而是看空腦袋作了目標,不行呢~ 可能是我對着笨蛋已經累了… 唔… 啊,真是不可思議~ 眼睛很糢糊,啊~ 手不停地在滑~ 啊哈哈…
Ace: 哈哈…這副眼鏡是白戴的嗎? 好像一點也起不了作用~ 還是! 只是你的射擊很差~
Dee: 還可以四周望還真是有餘呢…令人起火吧,兄弟。
Dum: 與同伴內控就正好了…幹掉他吧,兄弟。
Ace: 啊哈哈… 我真是有人氣呢~ 被小孩和動物喜歡上呢~ 因為是騎士。
Dee: 不是喜歡啊! 討厭啊!
Dum: 討厭! 去死!
Peter: 請你消失吧!
Ace: 大家的肌膚之親也太過激烈吧…一對三啊…恃強凌弱可是遺反騎士道啊!
Peter: 我不是騎士而是宰相~ 唔哼~ 即使遺反騎士道也沒有問題~
Dee: 我們也不是騎士喲! 是門衛啊!
Dum: 所以…不像騎士也沒有所謂…
Ace: 是男人的話,總是要像紳士一樣和騎士的樣子生活才可以啊。
Peter: 像你一樣?
Ace: 對對! 像我一樣~
Peter: 唔哼哼…我寧願去死~
Ace: 就算是宰相大人,像騎士一樣較好啊! Peter桑!?????
Peter: 因為在我眼中騎士一樣就如笨蛋一樣啊~ 我可不幹喲~ 唔哼哼…
Dee: 都叫了你不要東張西望! 在望旁邊時,頭與身體會分開啊!
Dum: 他想分開啊兄弟。所以才四周望!
Ace: 連東張西望也不想我做嗎…啊哈…令人頭痛呢~ 就算那麼熱心地進攻,我也回應不了啊…應甚樣做才好? Peter桑。
Peter: 去死不就可以嗎? 唔哼哼…
Ace: 唔…雖然不是這種心情…但是也不可反抗小孩和動物…來陪一陪你們啊!

Elliot: 誒…甚麽? 結果他們是來做甚麽的… 是來連小鬼們一起玩的嗎? 這小鬼們跟其他領地的人也有做朋友呢… 跟那隻貓的關係也不錯…呼…因為是小孩所以沒有辨法嗎…是喜歡喧囂的年紀呢…
Blood: 真是的… 吵死了… 太煩了…太吵了… 很睏倦…
Elliot: 啊… Blood,你醒了嗎。誒… 你不是說在白晝完結前會睡覺嗎?
Blood: 因為太吵所以醒了… 啊…太討厭了…太煩了…
Elliot: 哈哈…看上去精神很差呢…我去叫女僕泡紅茶給你吧!
Blood: 不…天氣這麼好…用最好的紅茶治愈吧…
Elliot: 再睡也可以啊…再睡啊!
Blood: 不行啊…在門口吵的話會分心不能睡…
Elliot: 是嗎…是吧! 雖然我不太明白這種東西,Blood是明白吧!
Blood: 啊…麻煩的事在腦袋回響…開始頭痛了…
Elliot: Blood…很痛苦吧…真可鄰…好~明白了! 把小鬼和動物和迷路人一併收捨吧!
Blood: Elliot,你剛才不是說因為是小孩所以沒有辨法嗎?
Elliot: 啊…仔細地想一想也不是沒有辨法…Blood也不能睡…
Blood: 你說仔細地想一想但我看不出你有仔細地想一想。
Elliot: 唔? 啊,我考慮了約三秒啊。啊,還是不向小鬼們開槍吧,是我家的門衛嘛。
Blood: 是呢…在之前再考慮一會兒。不是三秒,更長就好了…
Elliot: 明白了,下次開始會考慮四秒呢!
Blood: 不…
Elliot: 啊…Blood說得對,三秒有些少呢,要考慮多一會吧。
Blood: 太少了…用你的標準來說考慮四秒是長嗎?
Elliot: 誒? 太長了嗎? 大約三點五秒是適當吧。
Blood: 是嗎…用你的標準來說三點五秒是適當嗎? Elliot。
Elliot: 啊…因為不論是三秒、四秒還是大約三點五秒,我的結論也是不會變嘛。打擾Blood安眠的人是不可原諒!
Blood: 嗯? 嗯…這也是吧,我會在想睡時睡覺,妨礙我的人是應該刪除的。
Elliot: 是吧~是吧~
Blood: 但是…
Elliot: 你們! 再吵下去的話我幹掉你啊!
Blood: 嗯,為了我的安眠請去死吧。
Dee: 你在做甚麽啊! 橙黃兔子! 不要突然間攻擊! 對小孩使用暴力是最差勁啊!
Dum: 是啊! 竟然虐待小孩! 你這下品兔子!
Ace: 嗯…明明說過不是這種心情…為甚麼大家也這麼精神呢~ 我可沒有儲存體力到這個地步啊…
Peter: 啊哈哈哈…嗚呼…啊…你不陪我也可以喲~ 請不用客氣離場吧! 哈哈哈~
Dee: 要開槍的話對客人開就好了!
Dum: 是啊! 是啊! 對客人開的話開多少槍也不會減少啊!
Elliot: 閉嘴! 妨礙Blood安眠的人不論是小孩是動物還是迷路人也不可原諒!
Blood: 嗯,正是這樣。我很睏倦… 動手吧,Elliot。
Dee: 啊! 真是危險啊! 你這笨蛋兔子! 要是打中了甚麽辨!
Elliot: 可能打中也好呢! 很吵啊! 你們! 去不能妨礙Blood的地方玩吧!
Ace: 這怎樣算呢…如果兔子和兩子君,兩邊也一對真是麻煩呢…身處劣勢呢…
Peter: 能不能不要把這污穢的兔子跟我比較嗎,這個帽子屋的手下看來頭腦很差。
Elliot: 嗯! 啊? 你在指什麼!
Peter: 在指着滿身雜菌的兔子啊。真的不想認他作同類。
Elliot: 你不用擔心我不是你的同類,你放心吧。雖然你是兔子,但我不是兔子。雖然叫我作兔子的笨蛋是很多,他們真笨呢! 我那裡像兔子啊?
Peter: 笨蛋是你啊。
Ace: 是耳朵啊。
Dee: 嗯,是耳朵。
Dum: 耳朵。
Elliot: 怎麼在說耳朵耳朵耳朵啊! 你們關係真好呢。
Ace: 啊~ 從兩子君他們一直也受關照…但是,我也一直受你關照呢。多謝!多謝~
Elliot: 雖然明白你們想與朋友喧囂的心情,但是不要在大屋的前面吵啊! 去別處玩吧!
Ace: 是呢…不能吵呢…對不起~ 因為兩子君他們十分興奮所以不經不覺…
Elliot: 是,是大人所以要好好地教育他們才行。
Ace: 啊是呢~ 可能我不夠成熟呢~ 啊哈哈~
Elliot: 你真是懂事呢… 雖然偶然不知有沒有聽人說話,嘛算吧。總之在跟小鬼們玩的時候,不要打擾到Blood啊! 只要不打擾Blood的話,做甚麼也可以。
Ace: 你也是個風度的保護著呢…啊哈哈~ 因為我是大人所以也明白呢~啊哈~
Elliot: 對對~因為是大人。
Dee: 為甚麼會有「自己是明白事理的大人~」的對話會出現啊!
Dum: 可以分辨是非的大人是不會一話不說就開槍的!
Dee: 而且可以分辨是非的大人是不會危險地帶著劍啊!
Dum: 而且而且是可以分辨是非的大人的話,不會有兔耳啊!
Peter: 雖然也明白他們的說話,只是最後一句無法認同呢…我是一隻可以分辨是非的兔子。
Blood: 很睏倦…很累…
Peter: 真是邋遢的人呢,你一直也是這樣。
Blood: 很吵…
Peter: 說起來,Blood‧Dupre。
Blood: 甚麽? 因為很累所以問無聊問題的話殺了你…
Peter: 哼…真可怕呢…但是,因你的答案我也會有不同的舉動啊。Alice在那裏?
Blood: Alice?
Peter: 是! 是Alice啊! Alice! Alice‧Liddell! 是我心愛的人,是我的一切!
Blood: 你一對於有關Alice的事總是會精神飽滿呢,高血壓得令人羨慕。好吧,Alice呢~ 她還精神嗎? 如果對她有不純舉動的話,我會推薦她來我這裏啊。
Peter: 請不要,請把Alice放出來啊! 把Alice!
Blood: 你說放出來我也…她不是應該在城堡嗎? 甚麼,她離家出走了嗎?
Peter: 離家出走!? 沒有離家出走這種事! 啊…啊! 但是,可能是這樣吧… 已經有一段時間沒有與她見面… 我…做了甚麽令她不快的事嗎…
Blood: 哦…有多久沒有回來了?
Peter: 大約變了兩個時間帶了…
Blood: 是嗎,只是變了兩個時間帶嗎…這就是對你來說要判斷為離家出走的長時間嗎…
Peter: 已經足夠長…
Blood: 真是…真是不太明白兔子的標準呢…
Peter: 請把Alice放出來吧! 如果離家出走是我造成的話,我會向她道歉。
Blood: 甚麽…對造成她離家出走的失態有頭緒了嗎。
Peter: 不…完全…但是即使沒有理由也會道歉!
Blood: 給你一個忠告吧,對女性沒有理由就道歉的話,無謂地歇斯底里會更嚴重。如果道歉不夠成心的話會生氣是女性之常。
Peter: 唔…是經驗嗎? 帽子屋大宅的人甚樣說也很親切嘛…明明是黑手黨。
Blood: 如果是利害不同的情況的話,也沒有問題。
Peter: 請你發揮那親切心,讓我和Alice見面吧~
Blood: 非常遺憾,Alice沒有來到我的大宅啊。Peter‧White。我拿不出不在的人。
Peter: 因為利害一致所以要說謊嗎…
Blood: 我會想做我喜歡做的事,沒有在說謊。
Peter: 但是Alice不是經常來這裡嗎! 我是這樣聽到的。
Blood: 問題是多少才叫經常。我不會說她沒有登過門啊… 但是,她有時會來參加茶會,但這也不是瀕繁。我可是希望她可以更瀕繁地來呢。
Peter: 看來這是真的呢。
Blood: 我沒有必要說謊,我討厭不有趣的東西。
Peter: 但是…我聽到她經常來這裡…
Blood: 是騙局呢…聽誰說的? 真是會說過分話的人。
Peter: 是…太過分了吧…我明明只是為了見Alice而到了敵地…唔! Ace君-!
Ace: 啊! 甚麽? 甚麽了Peter桑? 表情那麼可怕。嘛,原本是兔耳男這一點也相當可怕。
Peter: 你竟然騙了我呢!
Ace: 呃? 騙了你? 我可没有詐騙你啊! 我一直也正正堂堂,不會說謊啊,很多時。因為我是騎士嘛。
Peter:很多時不會說謊不是有時也會說謊嗎!
Ace:如果是有需要的時候是呢,騎士也需要彈性啊! 啊哈哈~
Peter: 如果是自稱騎士的話,請分開可以說和不可以說的謊言吧! 你竟然能說出Alice在這裡這樣的低品位謊言!
Ace: 誒? 你在說甚麽啊Peter桑。
Peter: 請不要裝傻了! 這裡沒有Alice!
Ace: 呃? 當然啊! Alice常去的地方可不是這裡啊。
Peter: 對! 不是這裡! 呃?
Ace: 這種糊話,你聽誰說的? 真過分呢,這可不騙局啊。Alice最近常去的地方不是帽子屋大宅。
Peter: 啊! 不是這裡,是… 啊! 甚麽,為甚麼到這裡來?
Ace: 為甚麼! 唔…是為甚麼呢?
Peter: 真是 的男人… 啊! 感覺跟着你來的自己很羞恥…啊! 得要快些找Alice…
Ace: 明明目的地不是這裡啊…
Peter: 啊?
Ace: 不是帽子屋大宅,是想去遊樂場啊! 但是為甚麼會到了帽子屋大宅呢…這裡不是遊樂場而是帽子屋大宅呢…
Elliot: 如你看見的一樣! 靠道路也會知道吧! 遊樂場會有我們嗎? 你真的是方向白痴呢…
Dee: 是笨蛋呢…
Dum: 笨蛋~笨蛋~
Ace: 啊…果然不是遊樂場嗎…我就覺得奇怪了,畢竟沒有過山車呢。這是Julius最喜歡的機動遊戲啊,真想再一次跟他去坐啊…因為他是自閉症,經常不肯出來。
Peter: 你的人際關係甚麼沒有關係啊! 重要是Alice,Alice在遊樂場嗎?
Ace: 雖然不知道現在是不是在,但是最近好像經常去玩呢。
Peter: 那不是最初開始去遊樂場就可以嗎! 為甚麼會來了帽子屋大宅啊…我不是像你一樣的空閒人,沒有繞路的時間,請不要跟着吧。
Ace: 哈哈…我也不是想繞路啊,雖然一個人的時候可以,但是今次是為Peter桑帶路啊,所以直向遊樂場進發了哦。
Peter: 直向遊樂場進發…
Ace: 但是到了這裡…
Elliot: 直向遊樂場進發的話,為甚麼會來到帽子屋大宅啊!
Ace: 誰知道…是為甚麼呢?
Dee: 道路是完全不同吧!
Dum: 真是不吸取教訓啊!
Ace: 哈…被你們這樣說也…不是道路複雜化了嗎?
Elliot: 你…就這樣怪作道路的錯所以才記不住啊…
Dee: 雖然不是複雜得要背的路…
Dum: 是不會迷路的道路呢…只需要轉兩三個灣…
Peter: 啊…啊! 可以了…我明白了…即是走錯了道路,也不顧走錯,也沒有發覺,混淆不清地走着,就是這樣吧。再見。
Ace: 啊啊…誒? Peter桑甚麽了? 你要去哪?
Peter: 去遊樂場啊,當然吧。
Ace: 啊,你為我帶路嗎,謝謝! 雖然不太喜歡被人帶路,但是Peter桑是兔子,也想見Alice,我會忍耐一下啊。
Peter: 誰會帶路啊! 你就在這裏跟血腥雙胞聊天吧~
Dee: 別說笑! 不要塞給我們啊! 我們也不是空閒啊!
Dum: 我們不要照顧迷路人啊! 不要向我們追本無償的親切啊!
Ace: …這樣雙子君說了。他們正在工作,上司也在,看來沒有時間理會我。不要放置我不管啊,Peter桑~
Peter: 當然會放置你啊~ 唔…請不要跟着來。
Ace: 誒? 你等一等我啊!
Peter: 唔…都說了請不要跟着來!
Ace: 我也想見Alice啊! 帶着我一起去!
Peter: 請用自己的力量去吧。啊…嘛,你到的時候Alice可能已經去了別的地方。唔…所以! 哼…要我說多少次請不要跟着來啊!
Ace: 啊啊…等一等我啊!
Peter: 唔…為甚麼一定要等你,你打算追着我嗎?
Ace: 不不…我沒有算追着兔子啊。我想見的是Alice。
Peter: 我和Alice也不想被你追着啊! 誒…請消失都別處去吧! 你這跟蹤狂!
Ace: 誒啊…被Peter桑說作跟蹤狂真是十分打擊啊…但是跟着去~
Peter: 唔啊…不要跟着來!
Elliot: 他們是來做甚麼呢?
Dee: 誰知道…是同伴吸引來吧,橙黃兔子的。
Dum:同樣是同伴嘛…
Elliot: 為,為甚麼我跟那兔子混蛋是同伴啊!
Dee: 因為是兔子啊!
Dum: 兔子同伴…
Elliot: 我不是兔子! 我的同伴只有Blood…Blood?
Blood: 很睏倦…很累…很辛苦…暈糊糊的…
Elliot: 鳴啊啊!!! Blood要死了!! 快回大宅吧! 回大宅!
Blood: 啊…不好意思呢…Elliot…
Elliot: 不緊要的! 不用介意!
Dee: 總有感覺…
Dum: 唔唔…
Dee: Boss他…
Dum: 唔唔…
Dee: 偶然好像人偶呢!你也是這樣想吧。
Dum: 唔唔…我的話不是偶然,是經常覺得是這樣啊,兄弟。
Dee: 真是和平~
Dum: 唔…太和平了…
Dee: 我們沒有工作的意義吧。繞班吧!
Dum: 畢竟是好天氣呢~
Dee: 真的,今天也是好天氣~





















感想:

今次以家暴組和帽子屋一家為主,萌起來吧~

最初是在心之城宰相Peter和騎士Ace的繞班幽會(?)開始,
一開始就是說了兩三句就家暴了,途中Peter「唔哈~唔哼~」的聲音萌啊啊啊!!
「Peter桑真是,肌膚之親太過親密了,令人頭痛了~」
↑只聽這句也會令人開始妄想吧!

還有 「Ace君也會說有趣的話呢~ 我是說想你死啊~ 唔哈哈…」 與 「有怕寂寞的兔子作同伴真辛苦~」 和 「請不要避開~ 唔哼… 我會幫你射穿空的腦袋~ 唔哈哈哈…」 之類的句子也表現出家暴的特色~

到了帽子屋大宅,家暴組的行動也永不停止,好像APH中亞瑟一定要與弗朗西斯敵對一樣,Peter今次就不停地手滑~那好像夫婦吵架的情境是怎麼?!

家暴組之後是女王Blood和忠犬Elliot出場的時候~
Elliot一開始就守了在Blood身邊了~
看Blood起床時Elliot的反應好像守了很久,難道你們之前做了甚麼?!

Blood一說頭痛Elliot就立即說要去收捨他們三人,可見Blood的調教技巧很好啊~「閉嘴! 妨礙Blood安眠的人不論是小孩是動物還是迷路人也不可原諒! 」
「嗯,正是這樣。我很睏倦… 動手吧,Elliot。」←就是這句吧,顯示Blood調教有方~

接着是攻君們的聊天過程,有照顧兒子(雙子)經驗的Elliot告訴Ace如何教導小孩…受君們的聊天過程則由有經驗的Blood細心地教導Peter…是官方的CP和攻受位置嗎?! 話說帽子屋的人人生經驗豐富呢~但是畢竟Blood和Elliot也有兩個兒子…

Peter說要放置Ace不管的時候,Ace拼死要跟着Peter,可見十分珍重他啊!
但說到最後的亮點果然是帽子屋一家吧…Blood說頭暈,Elliot立即帶他回大宅,「啊…不好意思呢…Elliot…」,「不緊要的! 不用介意! 」,Boss好像人偶,
經常也像人偶。明白這代表甚麽嗎…是公主抱啊!!!! Blood說頭暈,Elliot抱起他回大宅,這樣說的話一切也說通了! 然後Blood說不好意思是因為經常也是這樣,所以最後Dee說Boss好像人偶,Dum說經常也像人偶是因為Blood經常被Elliot像人偶般用公主抱抱着!!! 多麼萌的一段啊啊啊啊啊啊!!!!!

最後因為要上課所以翻譯是斷斷續續地做的,可能會有些問題,如果有的話請在下面留言給我,當然感想也可以,謝謝~

, , , , , , , , , , , , , , ,

_絳_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